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2020年六开彩资料精选 > 家长网校 > 家长网校 > 正文内容

再没办法吃空饷的人间公务员们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6-22 浏览次数:

   我们这些本地民营企业的办公室主任,常会代表老板出席一些与业务无关和不重要的会议,久了大家也都熟识了。 为方便工作的开展,交流信息,我们就建了一个微信群,在群里或分享消息,发泄不满,或资源共享,时不时还邀约一起,下班后夜食摊上轮流做东小饮一杯。 这晚小聚,大家聊起了近年来政府严查“吃空饷”人员的问题,我旁边的江滨公司的老尤兴致颇高,眉飞色舞地给我们讲起了他们公司的事。 下面就是他的讲述。 1我们老板是干煤矿发家的,公司员工中有很多人跟老板一道,经历了公司从小到大、从农村迁到县城的发展历程。

   有些员工当初是从自己的单位办的停薪留职出来的——比如我们的李总,是老板亲戚,原来在老家乡政府做公务员;我们行政财务黄总监,是老板幺妹,原来是城郊卫生院的医生;还有我的直接领导苏主任,原来是老板老家的小学教师。

   2006年,我从子公司调到总公司办公室工作。 除了接待应酬、管理企业证照、跑业务手续外,苏主任还把这些停薪留职人员的事情交我管理——这些人中有长期驻扎在外地的销售人员,他们的人事关系交办公室统一管理,也是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。 平时,这些人的“原单位”倒也没什么事,主要是年底得帮他们填报年终考核表,送到“原单位”考评。 企业年底事情本来就多,车辆使用紧张,这些人和“单位”又分散在农村各地,有时还找不到主办人员,甚是麻烦。 有天开办公会,我给苏主任和黄总监提议:把这些人的组织人事关系全部集中到一个乡镇上,一是好办事,二是节约时间和油耗。 黄总监同意了,说就把他们迁到她老家高坪乡,她和老板的朋友亲戚都有在乡政府任职的,现在的乡书记是老板的发小,她的同学也是副乡长了,好办。 几天后,黄总监指示我协助这些停薪留职人员办理调动手续,可当我把这事跟他们说了之后,他们却都不同意,说那个地方差,调进去容易调回来难。

   又说在私企打工朝不保夕,企业一旦不行了,自己就回单位上班。 我给苏主任和黄总监反馈后,黄总监不满地说:“我们不强求,今后他们原单位的事,交他们自己处理,办公室现在忙,就不负责了!”苏主任私下给我说,黄总监之所以这么火大,是因为老板为了给他们办调动,还专门给高坪乡的领导打了电话,保证他们能按月领取原单位工资。

   我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:敢情这些人并不是真的停薪留职,而是一直在“吃空饷”啊!不愿意调动关系的几个不是公司骨干,所以就不管了,但黄总监的调动由我全权办理——毕竟是老板的妹妹,大家都在背后称她为公司“二老板”,平时老板对外,她管内。

   听说前些年老板是想把她的关系调到城里医院的,可城里医院制度严格,停薪留职困难,所以就弄到了城郊医院,当时黄总监去报了一个到后,就没再去了。

   黄总监的关系调动非常顺利,主要是从好地方去差地方不存在“公关”。 我去代黄总监“报到”后,就把乡党政办宋主任、分管卫生的唐副乡长(就是黄总监的那个同学)、卫生院李院长请出来,一起吃了一顿饭,希望他们日后多多关照。 唐副乡长在饭桌上嘱咐李院长每月做好黄总监的出勤记录,“乡财政按时发放她的工资和补贴”,李院长连连点头——她是一个矮胖的女人,过去跟黄总监还是同事。 前几年我们这儿事业单位改革,说是为了调动职工积极性,将职工工资由财政全额拨款改为四六开(财政负责60%,自己挣40%)。 本来乡镇卫生院工资就不高,于是很多人开起了家庭诊所,卫生院来个病人,就给“转”到家里去治了。

   李院长那时还是医生,在家给一个难产孕妇接生时出了事故,孩子死了。

   产妇闹到了县里,主管部门里要开除她的公职,后来还是黄总监帮忙运作,上面才没追究,让她给产妇补了一笔钱就算了结了。 李院长对此感激涕零,现在黄总监调人事关系,也给了她一个还人情的机会。

   酒足饭饱,唐副乡长拍着我的肩,爽快地说:“黄老板是咱家乡的名人,也给我们乡赞助修了公路,今后有事需要我们的尽管开口。 ”回来给黄总监汇了报,她面无表情地对我说:“反正我是不会去上班的,我原单位所有的事,现在都全权委托你负责,不用请示,你直接办理。 如有什么难事,需开支的,先办后汇报。

   ”2李总的事情从来没要我帮过忙,苏主任看不起我写的字和工作总结,年底我就仅负责黄总监的事了,明显减轻了我的工作量——黄总监是中医师,每年年底都要填写“年度考核表”和“专业技术人员考核表”,上面的“工作总结”和“自我述职报告”,我都按过去苏主任帮她填的内容依葫芦画瓢就行了。 苏主任是我们公司有名的笔杆子,业余时间爱写诗歌散文,还发表过多篇。

   过去他觉得教书太单调了,工资也不高,特别向往做生意赚大钱,就去办了停薪留职下了海。 去沿海地区闯了两年多,没有找到发财的门路,回来就进了老板的公司。

   他的初衷是学经营,想学明白了单干。

   当时公司在招聘销售副经理,他的竞聘写得头头是道,有理有据,就聘上了。 半年后,老板看他做销售没多大起色,倒是将各种规章制度进行了健全和细化,销售公司的内部面貌有了较大的改观,觉得他更适合在办公室工作,就把他调到总公司的办公室做了主任。

   苏主任做事认真,他首先对劳动考勤进行了改革,将上班签到改为打卡,杜绝了迟到早退。

   还要求总公司各办公室“职责制度要上墙,办公桌要简洁干净”,对办公室下属员工犯错,不是批评就是处罚。

   比如大家对公司伙食意见大,他就对炊事员说:“你炒的菜,不好吃,员工反映3次了,按规定处罚30元。

   ”炊事员挽起衣服,擦了擦满脸的汗水:“主任,你这月扣我两次了,能不能光批评、不罚钱?我今后改正。 ”“你的职责就是把菜弄好吃,我们招的是熟练工,不是培训生。 手艺不好,可以培训了再来。

   ”于是,炊事员就被换掉了。

   这些管理手段,都是他从沿海合资企业学来的。 大家表面都尊重他,背后对他满腹意见,不光是办公室,连别的部门都对他都有意见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